社区论坛

Community Forum

专家论坛
Sonja 发表于:2021-03-29 09:01:35 回复 0 赞 0 36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人机与认知实验室”(ID: 9h_9c3c1f805cb8),作者刘伟


前  言


为什么要写《人机融合:超越人工智能》这本小书呢?简单的说,是因为怀疑才开始的……


自从2013年10月从剑桥访学回国以来,对以机器学习为代表的新一代人工智能浪潮越发不安,不是要全面否定机器学习的作用(它的巨大作用大家有目共睹,在此就不再一一列举了),而是担心它对未来智能领域的阻碍和羁绊。正如机器学习的领导者之一迈克尔·乔丹(Michael I.Jordan)所言:“我讨厌将机器学习称为 AI,前者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IA(智能增强)或许更适合定义如今智能技术的发展......人们对所谓的 AI 不能有太大期待,这些不过是建立一个‘聪明’的自动化系统”。那当前的人工智能实际的能力与人们真正期望的智能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呢?未来的智能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呈现在人们的生活中呢?人工智能的起源真的如许多专家学者演讲报告、学术论文中所谈所写的一样吗?......带着这些好奇和疑问,结合自己在外在内看到、听到、读到、学到、研到、思到、悟到、查到、找到的一些东西写了下来,期间得到了许多良师益友的帮助和启发,初步形成了这部小书,同时也为下一本小书打下一个基础。下面就是我怀疑的开始部分,希望大家不吝拍砖指正,谢谢为此提出真知灼见的朋友们!


许多事、物常常同时发生在物理域、信息域、认知域和社会域四个领域,其中既有事实性,也有价值性,有时还有责任性。相比之下,人机融合中事实性的数据输入、推理、决策变化较小,而价值性的信息/知识认知过程弹性较大,如何把事实性与价值性的合成机制搞清楚将成为人机融合智能的关键问题,这也是人工智能之所以“不智能”的根源:“有(事)实无价(值)”。


现有的智能基本上都是形式化的事实计算,而缺少了意向性的价值算计,所以仅是解决了极小部分的智能问题——部分的自动化,距离期待的智能还远之又远……,这是因为人工智能或者自动化只解决了外在的输入、处理和输出,而忽略了更重要的内在的输入、处理和输出。


输入分为内外两种输入形式,其中眼耳鼻舌身是外输入,思省悟意是内输入,语言是一种内外结合的输入形式。


处理也分为内外两种处理形式,其中自下而上的(公理性)计算是外处理,自上而下的(非公理性)算计是内处理,计算计是一种内外融合的处理形式。


输出分为内外两种输出形式,其中逻辑事实型决策是外决策,直觉性(非逻辑)价值型决策是内决策,事实价值型形意决策是一种内外契合的输出形式。


我们可以把外在的输入处理输出统称为事实性形式化,把内在的输入处理输出统称为价值性意向化,那么人机融合智能的本质就是形意化的事实与价值共同体。


形式化的事实计算各种参变量近似线性关系,而意向性的价值算计本质上不是对付各个参变量元素的关系,而是处理各种关系的相互作用。意向性的价值算计相当于重新任意切分重组自由排列组合各种异构形式化的事实计算。


任何智能系统都需要纠错,计算计概念,即机计算+人算计,可以作为纠错机制体制机理机构设计,实现维特根斯坦非家族相似性融通补偿验证。真正的智能或者是人工智能不是抽象的数学系统所能够实现的,数学只是一种工具,实现的只是功能而不是能力。只有人才产生真正的能力。所以,人工智能是人、机器、环境、系统相互作用的产物,未来的智能系统也应是人的算计结合机器计算以及环境变化所得出的洞察结果。自动化是确定性的输入,可编程的处理,确定性的输出;人工智能是部分确定性的输入,可编程的处理,部分确定性的输出;智能是不确定性的输入,不可编程的处理,不确定性的输出;人工智能(含自动化)与智能的区别是:一个是功能一个是能力。很多人期望的是能力,而不是功能,即通过人工智能功能手段实现智能能力目的,这就是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之所在,同时也是人们失望之所在:把功能看成了能力。功能,指事物或方法所发挥的有利作用,非生命体的非主动效能,如锤子、汽车、机器人等的功能。能力,是完成一项目标或者任务所体现出来的主动性综合素质,也是生命物体对自然探索、认知、改造水平的度量,如人的某方面能力、动植物的生殖能力等。


其实,人工智能中的智能机理就是交和互。一个好的战斗机飞行员、一个好的管理者常常是打破交互规则的人,他不是没有规则,而是有自己的规则,在交互界面中游走的“艺胆”规则。交是浅层的碰触混合,互是深入的渗透融合,好的交互需要情感的注入,比如同情、共感、勇气、热爱、好奇、意愿、责任等等……所以很多界面仅是只交不互,很多人机更是交而不互,人与人之间常常用“交+情”、“交+流”、“交+道”、“交+涉”、“交+好”、“交+恶”、“交+织”、“交+换”、“交+易”等词表征,这些“交”后面字才有“互”的含义。只有站在系统的角度上,方能洞察复杂、智能、互联、网们的本质和真实性,也只有站在系统角度,才能明白算法模型及其内外部的交互联动,才能清楚人、机(物)、环境融合智能为何物!


AlphaGo再怎么厉害,始终都是在设定规则下,为达既定目标(我方占位数量比对手多)而进行的系列自动计算和应对。对于没有既定规则、缺乏既定目标、也无法进行数学计算、非单纯以数量优势为结果的事情(这里与事物区别开来,含迷茫不确定的情感、哲思、意境、向往等),AlphaGo就不能给出答案了。AI学习可以写出诗作,也是从大量的既有诗句中按设计者的理解选出字词进行组合,按某种规则得出的组合中,总有“看上去很美”的诗篇。只是这种诗篇与机器“此时此刻”对“它自己”心境的表达,依然不是一回事。现实中的人,有人要强也有人示弱(成人逗小孩时故意的妥协利益输送、觉察到冒犯他人时的道歉等),阿尔法狗下棋则只会一根筋地争强好胜。


在这部小书里,笔者将就未来人工智能和智能领域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人机融合智能中涉及到的主要问题展开探讨和思索,如东西方的思想差异、动态的表征、自主性、形式化与意向性、非存在的有、事实与价值、计算与算计、线性与非线性、态/势/感/知之间的关系、感性与理性、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等等。


从人工智能到人机融合,从理性到感性,从西方到东方,从过去到未来。如果说在上部书“从剑桥到北京”是笔者看的见的一段旅程,那么这部书“从北京到剑桥”则是一段看不见的心路,也许人生就是由许许多多这些“看的见”与“看不见”的事情构成的吧!曾几何时,笔者站在罗马人修建的兵营城堡(camp castle)遗址望着千年康河(Cam River)缓缓流过那几座著名的石桥、木桥、铁桥(bridge),了解了剑桥(cam+bridge ,Cambridge)的由来。到如今,抚今追昔,慕然回首,那山、那水、那桥依然魂牵梦绕,只不过透过那些过去了的剑光桥影,依稀看到东方冉冉升起的一轮红日,美丽的霞光给钟声里克莱尔学院后花园的孔子雕像与熙熙攘攘市中心古老集市旁的泰勒斯塑像披上了一层神奇和惊叹!

 

谨以此书献给我亲爱的母亲——朱民华!并献给我的家人和朋友们!


image.png


购书路径:

在清华大学出版社的公众号-点我购书-实体书-进入店铺页面搜索“人机融合”,即可买到!


    立即登录游客您好,可以登录后发布评论哦!
0
回复帖子 返回顶部

请选择对留言操作
删除留言(管理员或楼主)
问题反馈
请将您的宝贵意见反馈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