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论坛

Community Forum

专家论坛
Sonja 发表于:2021-06-15 09:08:24 回复 0 赞 0 14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人机与认知实验室”(ID: 9h_9c3c1f805cb8),作者 常征


常征写的《火药改变世界:李约瑟之谜,科huoy技创新靠什么》(上下册),用推荐序一的作者朱嘉明先生的话来说,这是一部具有“百科全书”性质的著作,为解答李约瑟之谜提供了一个完美case;用推荐序二的作者文一教授的话来说,这是对李约瑟之谜这个前言问题的一个突出贡献,得出了“枪炮是第一代机器,枪膛炮膛是第一代发动机”这个了不起的结论。


image.png



常征《火药改变世界》,2021年5月出版。作者售书微信号huoyao258。

 

根据常征本人的意见,《火药》这部书其实是“原点→连续性→系统性”这个思维工具的应用案例。遵循这个工具,全书分为三章:第一章,中国为什么发明火药;第二章,传入欧洲引起哪些变化;第三章,对我们有什么启发。就是这三个问题,这部书成功地把李约瑟之谜、科学革命之谜、工业革命之谜综合成了一个事件的两种表现:


中国发明了火药火器,一直沿着经验主义的道路研究它应用它,只有量的变化,没有质的突破;欧洲获得火药火器以后,军人和工匠也是沿着经验主义道路研究它应用它,但是传教士知识分子却发明了“数学计算+实验测量”的方法来研究它发展它,结果逐渐引发了科学革命、金融革命、工业革命、思维革命等一系列重大变化。


这个结果是令人惊讶的,甚至有些让人不敢信。因为过去的广为人知的结论是,科学革命和工业革命是纯粹欧洲产物,跟中国没有任何关系。《火药》这部书完全推翻了这个说法:“古希腊科学与中国无关,近现代科学却跟中国有关,因为科学革命是中国的火药火器传入欧洲遇到古希腊科学而塑造出来的(可能还要加上阿拉伯知识)。中国的火药火器就像精子,古希腊科学就像卵子,欧洲就像子宫(母体)。必须等到精子射入子宫遇到卵子以后,再经过数百年精心培养,才能孕育出近现代科学。对机器文明起源来说,古希腊科学和中国的火药火器处于同等重要的位置,少了谁都不行,就跟只有女人生不了孩子是同一个道理。”


其中的关键就在于,火药火器是因变量,思维革命是自变量,两者互相启发,一起推动欧洲开创了机器动力数学道路。


因为书中给出了各个知识点的来源和出处,尤其是找到了炮弹运动与冲力学的直接证据,证明了炮弹运动与牛顿力学三大定律的关系,澄清了火药燃烧与拉瓦锡化学革命以及黑火药与黄火药的关系,甚至也论证了伽利略的大炮东西南北发射实验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之间的关系,这就使得“火药说”成了一个值得我们严肃对待的科学问题。


常征也说到,文一教授是第一个从国家竞争这个角度论证和充实“火药说”的学者,这就使《火药》这部书不再是孤证和孤例。

 

问及作者为什么要写这部书,常征的回答是:2017年《机器文明数学本质》出版以后,除了文一教授一人,竟然没有任何学者回应,这使他备感沮丧,同时也知道《机器》这部书涉及的学科太多了,科技史、考古学、古文字学、经济史、大历史、军事、哲学、宗教等等,仿佛什么都有,让人觉得杂乱无章,再加上写得匆忙,很多问题没有交代清楚,所以他就下定决心分专题来介绍,《火药》仅仅是其中一本。

 

问及常征为什么要写《机器》,他的回答是:他被身边的事情困惑,不管是学校传授的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还是跟吃穿住行有关的电锅、拉链、楼房、汽车,几乎都是外来的,纯粹中国发明的东西非常少,大约是什么水稻、筷子、汉字、故宫,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古代中国发明了很多东西,公元1500年以后就很少了呢?为什么飞机、轮船、电脑、手机等大都是欧美发明的?

 

他说他被这个问题折磨,就去看了半年书,结果不仅没有找到头绪,反而越看越乱了,一气之下,就不看了。然后他就开车离开北京玩去了。玩了七个月,觉得无事可干,又觉得“活着就要活得有意义”,就在2014年11月20号左右再次开始看书。2014年12月中旬,他在整理北宋南宋历史材料的时候,突然想到,会不会是“火药”引起欧洲研究自然的奥秘?就去买欧美科技史著作来看。2015年1月12日下午,他锻炼回来,网上订购的几本旧书也到了,翻到其中一本书的目录,上面赫然写着“14世纪下落与抛射”,他立刻就跳起来了,像疯子一样,一个人在屋里乱喊乱叫!


从那一刻起,他一年半没有出门,潜心追踪火药火器与科学革命的关系,连续不断地买书、看书、写书、思考,直到他觉得自己写累了才停下来,就是《机器文明数学本质》这部书。那一年半,他“想问题想疯了”,睡觉、走路、吃饭也在想,以至于吃饭时牙齿被筷子崩松了,骑车时两次被电动车撞翻,一次被汽车撞倒,幸好只是擦伤,并无大碍。



image.png


常征《机器文明数学本质》,2017年4月出版。作者售书微信号huoyao258。

 

现在,《机器》《火药》两部书都出版了,还有朱嘉明先生和文一教授的长文推荐,这就使“火药说”这个问题更加容易被人接受了。











    立即登录游客您好,可以登录后发布评论哦!
0
回复帖子 返回顶部

请选择对留言操作
删除留言(管理员或楼主)
问题反馈
请将您的宝贵意见反馈给我们